SEVERE

孤寡人

你行

gong瓷tag没了老坟头你行你真行


我要哪天退坑一定是因为你我真服

【 你搁这叠buff呢?①

 整个世界是一朵花

  

 —混合烂梗,用一些过时的碎料,妄想拼出自己的花裙

  

  —双瓷,美俄瓷   英法  德意

  

  也许会有南苏瓷?  想整群像

  

1 风暴前夕

  

  会议开始了。

  

  对于郭嘉来说,对外交流是一个不可缺失亦为重要的一部分,没有外交就很容易成为被封锁在井里千万年的那只青蛙,刚愎自用,为后人所不耻。

  

  但是要下好对外这部棋,这里面的水之深,是不易从表面的风平浪静之中可以看见的,通常水面上是一片如太/平/洋般的宁静,而水面之下,却是同大/西/洋一般的波涛汹涌,巨浪滔天,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掉入深海不得翻身。而其中的损失,也不仅仅只是一条生命如此简单。

  

  这像是一场围棋对弈,不,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仅仅凭贫瘠的语言是无法真正透彻的描述这种场景极其/血/肉/之中的骨/骼的,那么请看:

  

  

  “我代表………以维护自…由…M/主……以此……从世/界/和平的角度来说………严厉控诉……这种行为………有违世界……R/U/S……

  z…h…i…………c…a…i……”

  

  会议场内一如既往的庄严肃静,这种同手/术室般的气氛,便是会议室的常态。不如人们所误解的那样是个打架斗殴武术馆,相反的,会议室内风平浪静,只能听见“唰唰”的记笔记的声音,这种和平的场景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没有看错吧?这真的是他们吗?这当然是他们,表面的毫无波澜不能掩盖美在这个本就风血雨的会议场内安炸/弹这件事,不信就去看俄的脸色。

  

  这时的俄真是不好看到了极致,整张脸就差当场就黑了,手在桌子底下死死的捏成一个拳状。这时,斯拉夫人的体型就构成了一个极大的威胁,他身后的阴气流汇聚成了一团云,还是带着闪电霹雳似的,整朵云就这么啪嗒的砸下来。

  

  可是他竟然还在笑!这种笑已经不在笑的范畴内了吧!那嘴角向上抽搐着,吓得他对面的一个小郭嘉笔都飞没了,赶忙钻进桌子内捡笔,迟迟都没有出来?是笔太不好找了吗?坐他旁边的另一个小郭浑身抖得跟个筛子似的,脸色发白低着头死死地盯着笔记,像是被定格一样一动不动。

  

  而刚刚发言的美却用一种欣赏一样的眼光看着这一幕,这是从他那上扬的嘴角之中得出的。他好像很喜欢这种感觉,类似于“你看不惯我却又没办法。”气死别人是最大的快感,而偏偏这个人又刚好是他的对头。爽度加倍。

  

  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个救星出面了,是谁能够正面与美这个NO.1对怼呢?那么请倒数:

  

  3

  

  2

  

  1

  

  “美!你欺人太甚!”

  

  就在俄的不远处传来响亮的一声!这一声可谓是将美放下的一颗重磅炸弹点燃,整个会议室内的目光被这一声吸引过来。

  

  是朝。

  

  现在他凌然正气地起身公开支持俄,并高调的表示与其对立w绝交。众所周知,他对美的态度可谓是白与黑一般的鲜明,明目张胆,这是世界公认的事实。

  

  而站在上面的美却带着一种蔑视且无趣的眼神看着这一切,墨镜之下的蓝眼睛锐利又锋芒,而现在却雾蒙蒙的,甚至不禁打了一个哈欠。朝对于他来说太弱小了,甚至不自量力的可笑。这种经常性的事情太不值一提,除非……

  

  墨镜中出现了朝的身边那一抹红色的身影,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状况外的

  

  很出奇的,英法两个今天竟然没有在吵架。

  

  ……不过也没有在认真听会议内容。

  

  会议室的另一角竟出奇的安静,法不禁不自觉地看向他的另一边,那个天天和他吵吵嚷嚷的位置现在正坐着一个憔悴的身影,单边眼镜没有戴在眼睛上,也没有挂在胸前,而是很随便的摊在桌子的一角。平日里头发一丝不苟的绅士今天是怎么了?头上怎么有几撮草蔫蔫的耷拉在额前。

  

  欧美人肤色一般都白,更何况是英。但是这种白已经不是白,而是病态了。苍白的白色将他的黑眼圈衬得更加明显。

  

  等等,这不是英吗?这不是那个号称太阳永远不会落下的大郭嘉吗?这是怎么了?

  

  “大概是Queen的离去使他这样的吧。”法托着下巴看着他 “不过太阳早就落下了 。”


  奇怪的感觉,怎么英的身影不断矮小下去,作为他多年的死对头,应该幸灾乐祸地大笑才对吧?不论怎么说也应该好好地大肆嘲讽一般,这种不必要的怜惜是怎么回事?既然英的弱小没有让他感觉到快感,那么什么才能让他感觉到真正的快意呢?


  眼中出现的是千丝万缕的色彩交会融合的景象,好像是画板上的色彩肆意涂抹,洁白的画纸上洒下随意的猩红。还有头发,英的头发……大海般的蓝和血一样的红……


    英伦绅士是无情的,他才不屑于与他的死对头合作结合,法深知这一点,但还是忍不住看着他的背影黯然失神,也暗恨自己不是很了解他吗?为什么还是在他走后画板上交织着一团乱糟糟的线……


   现在看看吧,英,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是我赢了!

  

  但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在这不断滚动向前的历史车轮中,他们谁都不是赢家。



  “咚——咚——咚”


  法突然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刚刚这个异样的敲击声是怎么回事?那敲击声虽然并不是很大很引人注目,但是却异常急促的,带着一种亡命的悲怆,好像濒临死亡的鱼儿的最后的扑腾,这好像是在求救啊……

  

  他往英方向一看,见那边同时移开了目光,他们的目光齐齐朝向一个方向:

  

  也是与此同时,美的发言依旧没有停止,话里话外锋芒毕露,手上的笔不断转动着,墨镜下那双眼睛好似蓝色的火焰,盯着手里这只蝴蝶在他指间飞舞,最后的笔尖停下来了,和话语中的针尖直直指向一个方向:

  

  朝刚刚发完那番言论,几乎是重拾信心一般,期待得看着那个方向:

  

   也就是所有的目光汇聚之处,出现了那个不一般的身影,就是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白衬衫打着黑色领结依旧能让人看到红色的男人,明明已经落魄到万人欺了却还能脱胎换骨一百年复兴的逆袭男主——瓷。

  

  是个东方美人,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弱,纤细的感觉。皮肤虽然白,却不是那种病态的苍白,也不是欧/洲人显著的白,依然能看出带着亚/洲人的特点。

  

  眉间带着犀利锋芒,看上去十分板正。鼻梁高挑,五官的位置好像正好长在标准比例上。一双鎏金的眼睛,似乎是在闪烁着一种坚定的东西,使他的那双眼睛,无时无刻都像一盏明灯。

  

  岁月好像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只在他的眼底,积载了历史的沧桑。

  

  “老狐狸。”

  

  作为另一个逆袭男主一样的角色美这么评价他。

  

  这也难怪,他们好像是冲突与矛盾的结合,一个是新兴的年轻力量,另一个,则是千年的文化积淀的象征。但是利益却将他们捆绑在一起。

  

  作为瓷,此时当然是站起身,滴水不漏地进行一番演讲。

  

  他当然这么做了,并且赢得了一些赞许的目光。

  

  但是在不易察觉之处,他的头上冒出了几滴汗珠。

  

  刚刚的所有的异样他都察觉到了,而且备受影响。因为那个响声,好像是从他身体里传出的一样!

  

  所有的一切感觉都消失了,他好像在海里不断浮沉……浮沉……

  

  会议终于结束了,他的身体好像软绵绵的浑身使不上任何劲,他只能短暂地将头枕在俄的肩上,看到了俄关切的目光,和美怨恨的目光往这里一瞅,然后愤恨地转身离去。

  

  他这又是整哪出?怨妇吗?

  

  

  但是身体内的爆发又一次加剧了,他好像不能再呼吸了!好像被紧紧地掐着喉咙一样!所有一切,再也没有了感觉,没有任何的触觉听觉,只听见耳边嘈杂的轰轰声……

  

  他所见到的最后一幕,是远处的一抹黄色,正不断放大,放大……

  

  他在下落,下落的过程中好像看到了蓝色的显示器,还有一个他从来都不曾见过的世界……

  

  最后,他掉到了一个地方,他好像看见一个,另一个正在受人欺凌,而且正在倒下……

  

  画面一转,另一个正站在他面前,见到了他好像毫不意外的样子,更准确的说,是一种痛苦的厌倦。

  

  

  下一秒,冰冷的枪口正对着他的耳边,一个声音传来

  

  “你放过我吧。”

  

  

  落入他眼中的,是深不见底的瞳孔的黑,但是星星般的光点在眼底。

  

  团厌,准备好了吗?

  

  

  

  

  

  

  

  

  

  

  

  


占tag致歉

 事情又有新进展,原来照搬全文叫设定重呢,感谢这位大小姐新定义🤗@星辞励志要产粮✨  

【all瓷】死神他没有休息日—1

借名  普设

  

  

  “我只是从未想过,你会真的离开”

  

  

   

——

  

  我叫瓷,是一个上班族,我的人生没有什么波澜,除去交了几个前男友到最后都掰了,我的一生实在是过于平淡。就连死都是因为工作熬夜过劳死的。

  

  而现在却成为了一个收魂的死神。

  

  一开始收到这个任务,我是拒绝的。

  

  可是没有办法啊,地界死活都要压着我上来当死神,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地让我成为死神但是完全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但是他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就这样的,我被迫得接受了这么一个任务:

  

  把我的所有前男友都送下来。

  

——

  “可是我又不是与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怨,这样做不太好吧?”

  

  “从此以后,你不用担心在地界的所有吃住了。”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阵风蹿了出去,在前死神被迫顺时针旋转三圈并感慨这个年轻人体力真好之际他惊恐地发现那阵风又炫回来了他又逆时针旋转了三圈半。

  

  “我……”

  

  在前死神终于受不了要摆出长辈风范教训一下这个不懂礼数的年轻人时,他却发现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年轻人笑得好看,仿佛地域里深黑世界的一束阳光,一时间似乎万道光芒洒下,勾勒出他的笑颜,好像这世间的所有都不在运作了,这个年轻人好像是深黑世界的救世主,将万丈光芒的一角轻轻抚过这个丑陋的偏僻的角落,这一丝光芒是它们的全部。

  

  只见这个来自亚洲的“耶稣”腼腆地笑着,手上却拿着一把与这唯美画面极为不相符的锄头。

  

  “我可以在这里种地吗?”

  

  

  

  

——

  

  破碎的楼房,破碎的笑容,以及破碎的人

  

  在这尽是伟岸的高楼大厦,无论是从远观还是从就近看都是一排排壮观的城山交叠的地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美伸向自己的墨镜,却感觉墨镜和手都不是自己的一样了,一种异样的尖锐的刺痛感涌向全身上下,他不能动了,好像整个身体都被线连接起来一样,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了不管怎么用力身体都没有办法挪动一步。

  

  这时墨镜里突然出现一个红色小点,随着美的瞳孔的放大这红点越来越大,直到变成一个人影。

  

  “我来取你的命了!”

  

  

  

  

  

  

  

  

  

  

  

  

  

  

  

  

  

朋友们在这里通知一下

我要把之前的文放在一个合集里面,所以有订阅合集的朋友们如果发现没了不要奇怪啊,还有一些文要准备进行删文处理了因为有早期作品现在看着两眼一黑😥😥  

通知

  非常抱歉各位朋友们,我是真的很不舍得说出这句话,我估计很长时间都不会回来了(目测回来之后可能不会有几个粉丝了,发出去应该会疯狂掉粉)但是你们没有必要等我,我还是会回来

  

  求求各位如果可以的话等等我,等我回来填坑我一定会回来填坑的,我大概会写在纸上,等拿到手机后码字……

  

  至于为什么,是因为我也没有想过病会这么严重……

  

  当然也有学习的原因一部分,因为我已经要初三了,浙江这边学习压力很大,然后我因为病的原因体育分拿不到满分……

  

  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作者我很失败,也感谢你们的一路支持。

  

  如果真的有人等我……

  

  不过会在一年之内回来我保证填坑,我还想写一篇类似长冬的g瓷普设……

  

  不过之后的事情之后说我一定会回来填坑的!!!

  

  祝各位身体健康。

  

文群

QQ:593831662 

  

  一些审核中或没过的文放这